魅惑人偶Q酱

请所有来访者,先点开介绍读完,再认真阅读置顶,谢谢。
大家好,我是Q。一名想红的戏精博主。
雷区嘛……我不太喜欢对演员进行侮辱的话和人,因为在以前,演员们的待遇大家都懂。要是有人在我的Lof里侮辱演员以及其他职业的艺人,对不起,老娘分分钟拉黑你再弄死你!到那时你就等着让你的亲朋好友们替你收尸!
还有,对于CP而言,我雷毫无根据的拉郎。不吃骨科,能吃BG的也不会去吃BL和GL!(来自一个万年直女的呐喊)但是!以上不一定会成为雷区!(敲黑板)
还有,车文一律不准点蓝手,被我看到直接拉黑不解释!乙女向文/画仅限无CP(二次元)以及未恋人士(三次元)!
不反感用红心日Lof,我喜欢以合法手段把自己的热度尽可能的提高,而且热度越高越好!hiahiahiahiahia~(奸笑)
但是用蓝手日Lof绝对禁止!
还有,QQ扩列请搜:1426478738,记得加备注哦!

今日份乐签

从以前到现在,我错过了一些与偶像见面的机会,也曾让自己的初恋从手中溜走。

但是我觉得我与我的偶像们一定会再次相遇,说不定就在下个街角呢?

今年的生日祝福

忘记祝你生日快乐了,GD!

31了,你的rap也应该越说越好了吧!

上帝真是给了你天赋,你也用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你曾说过,要做世上rap说得最好的人。但是在我心里,你的梦想已经实现了呢。

终有一日,让我们在开满雏菊的地方再次相会吧。

就这么约好了哟。

你们真不知道明明是唯粉却被家人误认为是团粉/队粉/社粉的感受……

从我妈到我外婆,都是这个样子……

我感觉……很尴尬的好吗!唉,说白了还是我自己社恐,我因为不想麻烦别人就索性闭嘴了……再加上我女人的敏感多疑以及♍️+🆎的特质使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呢?

来玩吧!

山华:

想知道这个
没人就算了

还有一个月就满17岁了……今天也是九辫的6周年纪念。

我比二爷正好小十岁(公历)。

人生还真是无常。

今日份乐签

我觉得应该送给一周前抢不到二爷上海专场票的自己。

虽然说台风阻隔了我与他去相会,但是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毕竟,他是放在我心尖尖上的人儿啊。

【张云雷x你】(高甜预警)Together in love

阅前须知:

本文灵感来源于罗志祥和裴秀智的《幸福特调》,还有想让谭敏珏和二爷有两个宝宝的想法……我觉得我还是很擅长和小孩子们打交道的,毕竟之前带过我一个小我一岁的发小的弟弟……但是只有听话的孩子才能让我喜欢哦!

文笔还是一如既往地OOC,所以请不要上升真人!

其实还有一个小想法……就是你们愿不愿意看“来自动物王国的娃娃脸肉渣”?(评论区前三请留下你的想法,我会酌情决定)

我急需评论,所以看过之后请留下痕迹,谢谢(土下座)

最后,祝各位食用愉快~

——————————————————————

“什么?你先冷静一下,数数字,冷静下来再告诉老娘情况!”“屠龙的那位少爷把……把屠龙刀改成了砍兔斧!”“什……”

……

台上的灯光是森林中明快的颜色,这次你演的是兔族的首领——兔女王,一个贪得无厌的角色。

过不了多久,这出排练起来令人折寿的儿童剧终于落下了帷幕。舞台下作者的小朋友们一齐站起来鼓掌,齐声欢呼:“谢谢各位演员大哥哥大姐姐们!你们的表演真精彩!”你望着这群孩子,原本疲惫的身体一下子再次充满了活力。


下台卸妆,你的耳边充斥着孩子们离场的欢笑声和同事们对舞台剧和台下小观众的讨论。

“啊~那群小孩儿真是太好玩了!”“唉……我家孩子才一岁多呢,真想他有一天能看看妈妈的演出啊……”“我女儿也是,平时她都会把我的假胡子粘在脸上,问我‘爸爸,我演得像吗?’啊啊啊真是太可爱了呀!”

听着这些有关孩子的话题,你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般不是滋味。结婚到现在,你都如同单身贵族一般,与丈夫同处一室的时间甚少。自己结婚到现在,也想要个孩子……毕竟这样才有家庭的样子嘛。

不知不觉间,自己已卸好妆离开后台。走出剧场后,你一直在想孩子的事。迎面正好开过来一辆出租车,你优雅地挥了一下手,随后迅速上车回家。


回到家,迎接你的是张云雷的笑容与一个落在你脸颊上的轻吻。不过今日的你像极了写了情书却不知所措的小少女,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宝宝,你的脸色不太好啊,能告诉我是剧团里发生了什么吗?”他裹着你的手捏了捏。(宝贝儿的小爪子肉乎乎的好可爱!)

“嗯……最近我不是在演儿童剧吗……”“对啊,看你天天啃胡萝卜,一口肉都不碰,这次的角色是兔子对吧?”你点了点头,接着往下说:“然后这次台下坐了很多可爱的小孩子们,演完戏之后我到后台卸妆,听到同事们在讨论自家的孩子和自己的互动日常我就……”说着你就没再说下去,只是有些不敢打量他的目光。

“我懂了,”他GET到了你的潜台词,立刻打断你的说辞。“不就是个孩子吗!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想要。”

“可是……都过去这么久了,我和你又忙,平时能碰面的时间还比较少……”“好啦好啦,难得回来一次我带你去姐姐姐夫那里吧!正好也看看他们!”


用不了多久,就到了玫瑰园。

郭老师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你,高兴地说:“哎呀这不是小辫儿他媳妇谭敏珏吗!真是和他描述的一般漂亮!赶紧进来坐坐吧!喝点儿你最爱的红茶吧!”

“啊……姐夫您过奖了……请问一下姐姐呢?”“哦……她马上就来!”说着招呼了一下王惠老师。

“德纲,让我看看谁来了……哎哟!这不是阿珏吗!我经常听小辫儿提起你呢!小美人儿长了张演员的面孔,特别可爱!”“哎呀谢谢姐姐……”你苦笑着说。

“阿珏怎么了这是?小辫儿欺负你了?还是工作上不顺心啊?”姐姐焦急地问道。“没有没有……我只是……”你低下头说,“想……要个孩子罢了,毕竟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我想让这个家更有家的样子嘛。”“这样啊……孩子嘛,总归会有的,不要急。而且,养育孩子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过我倒不担心你和辫儿这个。”姐姐安慰你说。

“是这样的,姐姐。我最近在演儿童剧,然后看到台下的小孩子特别可爱,又听到我的同事们一个个聚在一起讨论自家孩子的事情,我就……怎么说呢,有些心动了。”“原来如此啊……”姐姐握着你的手。“小孩子有时候确实有些让人烦神,不过真的和他们相处在一起的话还是很有意思的!”她笑着说。

坐了差不多两三个小时后,你和张云雷离开玫瑰园。


坐在车上,你盯着车窗外的风景发着呆。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红灯的时候,你家那位先生戳了一下你的脸颊,问:“还在想要孩子的事吗?”“我发现我虽然说是个正儿八经的话剧演员,但是我在你面前一点心事都藏不住。你说对了,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

“那还有一半呢?”他细长的手指穿过你的发丝。微笑着打量你满面的愁容。

“我想……今天晚上吃点肉!哼!”你嘟着嘴,双手抱胸偏过头去。“好好好~宝宝最近没怎么吃肉,演小兔子辛苦啦!我做给你吃好不好啊?”说着揉了揉你的脑袋,又在你气鼓鼓的脸上啄了一口。你被这个吻安抚得妥妥帖帖,于是靠在了他的肩上。不一会儿就到家了。


到了家,张云雷做了一桌子大菜来犒劳你近日的工作成果。饭桌上,你一改往常的淑女形象,大快朵颐起来。

“唔唔……好吃……果然啊,嫁了你真的有口福了!我几天没吃过肉了,真的,演素食动物就是不容易啊……”你一边嚼着童子鸡肉,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你家那位先生就这么看着你一反常态的样子,捂着嘴轻轻地笑了起来。(我的宝贝儿哪儿有这么可爱!和在舞台上叱诧风云的兔女王形象完全不一样呢!)


你吃完饭,抹抹嘴说:“我吃饱了。”随后便去房间刷手机,嘴里哼着《幸福特调》。


这时候,门突然开了。张云雷走了进来,一下子将本来就坐着的你压倒在床上。“怎么了宝贝儿?在听什么歌呢?”“嗯……罗志祥和裴秀智的《幸福特调》。”“可以插上耳机一起听吗?”他冲着你露出了他的招牌狐狸笑容。“当然了。我去拿耳机。”说着便拿出耳机插上。你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抚摸着你圆润的肩头。


只不过……你没看清他打的小算盘。他决定在今天满足你所有的愿望。其中就包括……你一直在念叨的事儿。

(拉灯,拉窗帘,锁门)


第二天早上,你全身僵硬,就像昨日儿童剧里撞了树的兔子一样。

“张云雷,你这个混蛋!!!!!”你躺在床上,端起话剧腔直对他吼道,如同气急败坏的兔女王。你能清楚地感觉到你头上两只兔子耳朵竖得笔直,眼睛急得比血还要红。头上的呆毛似乎比主人还要生气,毛尖直逼张云雷的方向。

这时你家养的狐狸慢悠悠地摇着他的狐狸尾巴走了进来,坐在你床边,俯下身来给了你一个早安吻,随后拖长了音开口:“哎哟我可爱的小兔子,昨天是谁说‘哎呀,你看看儿童剧里人家小白兔和龙都能生龙兔宝宝,兔子和狐狸就不能生宝宝了吗’的呢?”说这话的时候你都能感觉到他头上的那对耳朵狡猾地竖了起来。你气急败坏,拿了床头的小镜子就要敲他。“哎呀好了好了!这个!纲丝节演出的门票!记得来哦!”

等到他走出房间,你打开小镜子照了下自己的脖颈——不出意外地,都是痕迹。看得出来,他是想要好好地满足你的这个愿望。不知怎么的,这一次比起责怪,更多的是愧疚。一向性子倔的你此时决定向他道歉。

“那个……磊磊……”他立刻回过头来,再次在床边坐下。“怎么了我的小公主?”你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根。“那个……我……”“接着说吧,没关系的。”他安抚着你头上气鼓鼓的呆毛。“对不起,我不该一味念叨着要孩子的。我知道这不是什么玩笑,是要做好准备的。昨天姐姐也跟我讲过了。”

“哎呀……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我早就做好准备了,我知道你还是蛮喜欢小孩子的。其实小孩子真的很可爱。只要是你生的都喜欢,不过我更喜欢小姑娘。”“其实我想要两个,女儿归你,儿子归我!你觉得怎么样?”“可以可以!”然后两个人的额头就这么靠在了一起。“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我心爱的女人受伤。”他许下了对你一辈子的承诺。你听了这番话,与他靠得更紧了。


是啊,你的爱是钻戒、情歌和门票,但又不止这些;真正能邀请我去到天荒地老的,是你对我的付出,是你对我任何小脾气的包容和小愿望的满足。因为只有你知道怎样对我最好,所以我想哼着幸福特调,将自己染上真爱的味道,陪着你变胖变老。

(话剧腔+哭腔)爷爷,你关注的果圈博主总算更新了!!!

这次久违地产了果圈的粮,是老年组的!

灵感来自于一个喜欢的韩国电影系列《与神同行》,推荐各位去看看!现在已经出了第二部了哟!

老年组是三位帮助无罪亡魂转世的阴间使者,在第二部中揭开了自己的身世!

说句实话在画完教主的衣服后我突然意识到阴间使者不能穿这么鲜艳,但是已经挽救不回来了——好在我用的还都是深色。后来方丈和果姥的衣服就很注意了……

总之这也算一次小尝试了,喜欢的话请为它涨涨热度!


之前和 @-混乱中立- 还有 @灵灵通(就是我!) 约好的坑今天晚上趁着被台风锁在家的当儿总算填完了……我的肝好难受啊……

剧情请参考《探清水河》!

这里是歪画,因为原版故事是BG,很虐,结局是刀,这里把它改编成了GL。因为我居然觉得改成GL会更加有共鸣。

松大言和佟小灵都是磨镜,深爱着彼此。小灵妹妹是戏子,两人一直无法见面,有天她找到机会,与大言姐姐约下夜半幽会,顺便商议梳起的事。

后来被松家的父母知道了,他们认为大言败坏了门庭,而且认为像她这样的“老姑婆”是不能留下来的。于是他们先用沾上凉水的皮鞭子狠狠抽打大言到皮开肉绽,然后给她一根粗麻绳让她自裁。她被逼无奈下跳入清水河。

后来这事情被小灵知道了,她在一出戏唱完之后立刻换上黑色旗袍到河边祭祀一下姐姐随后也投河自杀。

我希望在各位看完之后能够留下一些评论!喜欢的话请为它涨涨热度!谢谢各位!

最后,希望世上的LGBT朋友们能在彩虹桥下露出幸福的微笑。

本来想昨天发的,奈何我自己不想打扰各位过七夕的兴致。

我没有抢到票,我预料到我会很难过——可我没预料到我会如此难过。

尤其是想起母亲昨晚对我说的话:“那群小子……”

我很想说,我是个唯粉,你帽子扣大了。但是我的社恐阻止我开口。

我昨晚真的很累,很久没有睡着。

我不知道后天晚上该怎么过……

这可能是我过得最惨的一次七夕了吧……单身不说还是去了见爱豆的机会。

反正我已经绝望了……

那天晚上,我可能是最孤单的女人了吧……